首页 往欧洲单飞 下章
第二章
 用过午餐后,导游带我们到市区购物。说明了集合的时间和地点,有三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,大家就各自散去,而我无心逛街,与阿杰商量着要不要走回旅馆去看看小鹏。

 阿杰说他的家人和朋友都有托他买纪念品,他无法陪同我一起回旅馆。我代他如果集合的时间我赶不回来,麻烦他跟领队说一下,我先回旅馆去了,阿杰很不高兴,有点不愿意的说:“你干什么一定要去看他。”

 我很无奈的说:“我不是一定要去看他,但是,你换个立场想想,他现在有多难受。一个是女朋友,一个是自己的哥哥。万一,女朋友变成嫂嫂呢,而且,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吃东西。”

 阿杰听我《很义气》说完这段话,也不再坚持,只是告诉我他尽快的买完东西,也许随后就能赶回旅馆。要我小心一切以“安全”为目的。因为,我跟小鹏毕竟还不太熟悉。我懂他的意思,也笑了笑的看了他一眼。

 转头便朝着旅馆的方向走去途中,经过小型的超市我进去顺便买了几罐饮料和夹着火腿的面包。也许小鹏真的饿坏了,回到旅馆,我坐上电梯直接来到他们的房间,房门反锁着,我敲敲门又按了几下电铃。

 大约2分钟小鹏才醒过来开门。他一看到我就愣住了“你怎么跑回来了,阿杰呢?”“我是特地回来看看,你好点了没。”

 我一进门,把饮料和面包往桌上一放,又说:“阿杰还在买东西,下午有三小时自由活动可以自行逛街购物。

 我听阿杰说你整晚都没睡,今天你又一直待在旅馆。所以,帮你买了些东西,我想也许你饿了吧!”他尴尬的笑了笑。

 “谢谢你,我只是心情很差,其他没什么。”说完就到浴室去梳洗一翻,等他洗毕出来坐在沿,拿起饮料就喝起来了。

 也大口大口的吃着面包。他真的饿了,我本想要说的话,也因考虑到,会影响到他的情绪,所以又咽回去了,我站起来准备要离开,他开口说:“真的谢谢你。”

 我笑笑没再说什么,离开了他们的房间。我下楼到柜台拿了我房间的钥匙,便回房休息,一会儿,有人敲我的房门。我起来门一开,看见小鹏站在那儿。我问他:“怎么,你有事吗?”

 他耸耸肩笑笑“没,我只是觉得,很麻烦你。所以,刚刚我不知道你会特地买东西回来,我我们去喝咖啡好不好。

 你刚才说三小时后集合,我们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我请你可以吗?”他很困难的才把这段话说完。我考虑了几秒钟。

 “嗯,也好。欧洲的咖啡真的很好喝,不过,等一下阿杰也许会赶回来,要不要贴张纸条在房门上,免得他干着急。”我立刻从皮包掏出纸笔,匆匆写下我们的去向,然后在他们的房门细之间。

 我就和小鹏离开了旅馆,在附近一带的天咖啡馆喝咖啡我们坐着看着来往的行人,也聊了很多他和他女朋友的故事。我听的很专心,也很仔细的过滤他所说的每一句,不停的揣测他的心态。他突然说:“你有在听?”

 我用力的点点头,示意他再继续。听完了他的叙述,我发觉,他的伤害不是因被放弃,而是因被自己的哥哥比了下去,那段三角暧昧的关系未明朗化之前,他女朋友一直周旋在他们两兄弟之间。

 最后一脚把小鹏踢开,跟他哥哥出双入对,而小鹏的家人,一头雾水,不明白这个女的,到底是谁的女朋友,不过总算是结束了三角关系,我也告诉小鹏,缘份的事,都注定的,感情更无法强求。

 欧洲旅游结束之后,回去面对现实吧,无论她是否成为嫂嫂他都该宽宏大量的祝福,也显示他男人的襟,他听我这样子一说彷佛开窍了似的说。

 “嘿,你真是厉害呢。三言两语的,好像把我的不平衡,减少了很多。你会“对症下药”啊。你怎会知道我的要害在哪。”我笑而不答。

 但是看见他好像真的比先前好了很多,我也很高兴。因为,出国旅游嘛,花了钱就是要开开心心的,何必要让不愉快纠着整个行程呢。

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便前往集合的地点。我们一到达后,阿杰才刚刚归队,看看我又看看小鹏,见我们没什么异样,他才放心的把大包小包的东西,分散在我和小鹏的手里。

 吃过晚餐之后,游览车直接载我们回到旅馆休息,今晚导游也安排了夜游多瑙河的节目,所以我准备参加。

 虽然另外要缴乘船的费用,但是,我抗拒不了从小就听过的《蓝色多瑙河》之传说,阿杰和小鹏也都有参加。

 团员除了一对老夫妇〈50来岁吧〉没参加之外,其余的都一同前往。我们所搭乘的船,是专门在河上再载运观光客的轮船。在船上,有酒吧有咖啡厅和很精致的小餐厅。

 船顶上是天的座椅,可让游客能更清楚的一赌多瑙河的风采和它的壮观与雄伟。在船上我们纷纷的都上船顶去欣赏河川两旁的风景和建筑物。我请阿杰或是小鹏帮我拍了许许多多的照片,他们也邀我用他们的相机一起合影。

 我跟小鹏靠在栏杆旁,眼睛看着镜头,这时小鹏很自然的将手搭在我的肩上,我有点被他吓了一跳,不过,也没什么照相的姿势总不能太僵硬吧!倒是阿杰,拿着相机迟迟不肯按下快门。

 拍的差不多了的时候,我说要下去船舱里,外面风大,我怕着凉。他们也随着我下去船舱里。我们坐在吧台,我点了一杯啤,他们也各自点了葡萄酒和尾酒。

 气氛有点怪怪的,我先开口说:“明天就离开维也纳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来。”他们竟然没人搭腔,我又说。

 “喂,你们两个怎么了,干什么呢。”我看看阿杰也看看小鹏,他们两人好像在斗气一样,谁都不开口。我也不再自讨没趣,拿起啤酒,就走到导游和领队那儿,跟他们瞎扯。

 一直到晚上的行程,结束后,我回到旅馆的房间里,我才意识到,阿杰和小鹏为什么赌气似的都不说话。我突然脸红心跳也加快,心想,怎么办。还有足足7天要跟他们相处在一起。

 这样一来,我一直穿梭在他们两人之间,他们会怎么看我。我没有脚踏两条船,也无意挑起这种尴尬的局面,怎么办?

 突然门铃声响,我从门眼看见了小鹏,不知道该不该开门。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打开了门,只开一半,刻意不让他进入。

 “陪我到大厅喝一杯好吗?”他的眼神乞求着,我本想说,太晚了,但是,我没办法拒绝他那接近哀求的看着我。“你先下去,我要打包行李。我等一下,一定来。”关上门之后,我矛盾了。

 我这样子拒绝不了他,到底是为什么。是同情吗,还是已经莫名其妙的对他产生了好感。

 太快了吧,从台湾到现在也才三天,但是,感觉来了就是来了,对于阿杰,我只能说,他是个很好的朋友和玩伴,人不幽默风趣,但是很老实。我下楼时,小鹏不知道已经喝几杯了。

 我也招来服务生点了啤酒和他对饮着,我们都没说话,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,当我准备再点第4杯啤酒时,他制止了我,站起来自顾的找到服务生结帐。

 结完帐,我们坐电梯准备回房,一直走到我房间门口,他还不离去。我找出钥匙,开了门,转身对他说。

 “你回去吧!我们这样子,太快了。”他忽然搂住我,低下头,吻住了我的。我还来不及反应,他抱起我推开房门,进入房间后,用脚往后一踹,房门关上了。

 他把我推坐在两手也不安份的到处游走,我急促的息。“别小鹏…别这样。”我逃脱他的双手,往的角落靠,他也跟着爬上,拉着我的手说。

 “给我,我要。”他像个大孩子般的耍赖,他又靠近我凑近了我的嘴。吻了下去,这次,我任他摆布,也回应着他。他解开了我上衣的钮扣迫不及待的用手捏着我的房,我被他这样子一挑逗,也伸手往他的下体抚摸。

 隔着子,也能感到他那已经爆青筋的男。我顺手拉开拉链,将他的子退下,这时,我也早已被他去的只剩下内。他贪婪的着我的,我也用手把着他的那又长的。他一边摸,还一边说。

 “你真好看,你的房好尖好有弹,皮肤也很细呢。”他不停的用双手玩我的双,忍不住的再次去。我也改变了原来姿势,低下头,开始他的。我像在一般的,一下子,一下用舌尖抵住他的头,来回的套着。

 他也顺势的躺下来,让我部对着他的脸,好就近的亲吻我的。我在上,他在下,我们都尽力的让对方舒服。  m.ImyXs.coM
上章 往欧洲单飞 下章